——阿紫也不行。可是不到三秒,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两个冤假对头会在这一刻终结所有的恩怨时,“嗵”的一声巨响,两个人的身体突然又从涯下皮球似的一起弹了上来。

说完这番话,剑十三虽然感到有点别扭,但还是满面红光,笑意蔓延,表情的确象个新郎官一样。如果是步行的话,最少也要一个半时辰才行。

见风华一脸颓废的表情,花弄影欲言又止的道:“其实…有个问题我早就想说了,但我怕你接受不了!”“搞定了!记住,你还有两次机会!这是系统对你们完成杨公宝藏玩家的奖励!”

“好象是做…街委会大妈们经常做的事情吧?”以上几条消息一出,全江湖的玩家顿时惊住。

神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狡猾的道:“这个问题你要问问自己的心。倘若你觉得对的,它就是对的,倘若你觉得错的,它就是错的!”他敛起脸上的笑容,突然变的杀气腾腾。

“当然大干一场了!”花弄影觉得自己被叶飘说得有些热血沸腾,“那么,不如我们直接杀入金龙会总坛,好好干他娘的一场!”秋寒香却怔怔的看着叶飘,仿佛痴了。

操!花弄影眼中闪过一丝狡颉的光芒,眨了眨眼睛,道:“飘哥,你猜猜看!”

“这么说,小飘飘,你也有过了?”这次问话的是沉鱼。她问的虽是叶飘,但眼睛却盯在自己的老公身上。为什么人总要等到最后的关头,才会领悟?

接着,没过多久他就发现叶飘的名字彻底从自己的好友拦里消失。而自己的内力和生命,还有攻击力和移动速度都已发生了大幅度的增涨。

一剑破九洲道:“可是剑七他们去了很久,会不会被发现了呢?”场上一时间突然变的很静。

“阿飘!”这话一出,其他人又是大惊。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