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外表长的到是很不起眼,但大热天的,全身上下犹如被一层金光闪闪的鳞片完全包裹。请牢记夸张得一直连到脸部,只露出两只黑洞一般的眼睛和克拉古斯香肠一样的嘴巴。在他的“头盔”上方,还立有一根超大号的,看起来是避雷针一样的东西。“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你推我挤着一窝蜂地涌向窗户旁,运足目力登高眺望。刚刚还被众人的视线包围着的天羽裁云和水媚娘顿时再也没有人去看一眼。

花弄影正想说句谢谢,叶飘已一把掰开了他的大嘴,迅速塞了一颗超高级的解毒丸下去。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又已飞向五岳盟的人堆深处。

“妈了个B的,老子就喜欢杀人放火,管你鸟事啊!”叶飘十分不爽的拿眼瞥着对方,冷笑道:“你给我闪开,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沈湘芸和秋寒香均俏立一旁含笑看着他们,对叶飘的粗言秽语似乎早已习惯。

花弄影、风华、沈湘芸和漫步云端一起用“切”表达了对他的鄙视。叶飘无辜的摊了摊手,压低声音道:“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大家不要急!”本来抱有一丝希望的叶飘,眼神顿时暗淡下来。

一时间场上的各个玩家一个都没有闲着,不是加入了天狼子一边就是加入叶飘这边,两帮人马打的乌烟瘴气,尘土飞扬。不过却没有一人因此丧命。因为他们人人叫的虽然响亮,但出手速度和力度那叫一个温文尔雅,甚至叶飘和对面那个同样淫荡男人的对攻简直可以用‘棉花般的抚摸’来形容。叶飘赶紧陪笑着紧紧拉住了秋寒香的手,柔声道:“我和你闹着玩呢,你看你,那么大一个人了,还象个孩子一样!”

一剑破九洲绝对不会。花弄影伸出手来将自己额头前的头发往后抹了抹,仰起头偏着眼睛看着叶飘说:“我有一个兵不血刃就能打败朱雀的方法!”

那一刻,无论是年少轻狂,还是玩物丧志,我们至少也都一起携手前进过。叶飘还未说话,漫漫变傻已在旁抢着道:“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不怕啦!”

突然间两百多号人同时升空并嗷嗷怪叫着的,那万分淫荡的场面,纵然几十年后,剑十三已由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同样也会在午夜时分忽然被惊醒。表情依然象被人砍了一刀似的扭曲,抽紧!断臂衫奔了过来,看看叶飘,又看看面具人,咬牙跺了跺脚,道:“你们怎么打在一起了?”

沈湘芸瞪大了眼睛,道:“照你所说,做大事就是造反,起义?那你和山贼又有什么区别?”风华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小B,总有天我要亲手宰了你!”。

“当然是满族了!”风华得意的一笑,看着叶飘说,“老子就是满族的!”叶飘送给了他一个中指。见叶飘张大了嘴巴,漫漫变傻有些得意的道:“怎么样?恩公,您还满意么?”

引人注目的是覆盖在方形平面上的半球形穹顶。“废话!”提起自己的姐姐,漫漫变傻明显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姐姐能不漂亮吗?”打量了旁边的秋寒香一眼,小声嘀咕道:“嗯,没这个MM漂亮,但身材比她好多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