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我不能动了……”心中的惊恐,无以复加,可是后脑勺却半点措施也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法弹越来越近,唯有闭上眼睛。维里茫然的看了下四周,这才清醒了点,道:“碧丝老师,你们怎么都进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我难道不是在比赛吗?”

“没错,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但必须要经过确认才行,这就是雇主交待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完成才行。”后脑勺愁道。

在黑暗魔法师的狞笑声中,黑光一闪,一只体形娇小,动作却迅捷无比的黑狐窜出雾气笼罩的范围,闪电般紧贴地面从巨藤未能完全封闭的地面游走着,片刻后,三棵巨藤便因为黑暗之狐身上迷漫出的黑色气体所淹没,失去了生命力,再不能对里面的黑暗魔法师形成威胁。目视拉尔斯与阿里亚走近,卡斯塔微笑道:“呵呵,原来是拉尔斯校长,请不要见怪,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相信那时,维里将自己的潜能已经发挥至极致了,就算是汉姆没有魔法损耗,也不易抵抗,你说呢?”

后脑勺装模做样的解了几下系在窗边的绳索,转身就向马厩外奔去。这可急坏了上面被吊着的克尔兄弟,大声许着愿,想收卖后脑勺,可是后脑勺早就跑远了。“对,对,正事要紧,黑塔,你还是忍忍吧。”大山也道。

阿鲁回身道:“黑尔,你有话就说吧。”“砰……”

阿瑞醒悟,道:“对,对,后脑勺,那我们快去吧。”就这样,克拉姆随阿瑞出现在马厩门口。不用眼睛看,光是聆听女孩们嬉笑的吵闹声,就已经清楚后脑勺的处境是多么‘危险’了。可克拉姆这个被请来的救兵,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冲上去为后脑勺解围,而是大笑起来。

“……”咆哮的龙吟中,杜拉得放弃了早先制定好与得兰展开游斗的作战计划,冲向了比自己还要庞大的得兰,疯

可正是幽暗森林精灵的富足,却让笛儿无法接受,她再次将自己包裹在宽大的魔法袍中,不肯以真面目视人,沉默无语,黑暗中她的眼中流露出敌意深切的敌意。大胡子笑道:“你们以为什么?以为首领真的想救他吗?省省吧,首领只是在利用他们擅长搞颠覆而已,才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好了,现在,你们几个给我在这里假模作样的救他,至到他断气为止,明白吗?”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眼看距离峡谷方向越来越远,格里斯决定在这里回击,便对笛儿道:“笛儿,我挡住它,你用魔法困住它,板斧和黑塔适时攻击,绝不能让它逃回洞穴,明白吗?”

“老大,里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人?”“地精?你是一个地精?”杜拉得指着洞穴中人惊道。

“莱茵,你是大魔法师,我只是一个魔法学生而已,我还能跑出你手掌心吗?”后脑勺见莱茵沉吟不语,知他天性多疑,便开口道。“我晕,这个傻瓜竟然说我瘦,妈的,你要是看到我真正的样子,非吓死不可,足够你吃两年的了。”驴心里打着突,缓慢向后退着,眼睛却瞟着后脑勺,想看他如何表态。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