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到司青儿要见苏静仪,他还是……打心眼里别扭,普天之下,他的女人只有他能爱,其他人,哪怕是皇帝,也只能仰视他的女人,而不是夸夸其谈,说什么心心相印天缘知己,与她叙旧不是不行,叫她远远站着,不许靠近,司青儿原也是这么想的,她也怕苏静仪疯起来跟她哭天抹泪,跟她拉手拽袖子抱大.腿啊,干净利索的应了慕九昱的话,司青儿便倚着软垫闭目补眠,马车晃晃荡荡的回了叔王府门前,她才恍然醒来,并暗暗苦笑,这传说中的早孕贪睡也太可怕了,随时随地都能睡得着啊,王爷,王府门前,先一步回来的穷奇,没等慕九昱下车,便凑一步上前,并附在慕九昱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他这样问,也是因为不知道江琬对养父母感情如何,万一江琬想他们呢?江琬:……还别说,要不是秦夙问,她是真将这两位给忘记了,至于要不要去看他们,这个问题江琬当下也认真考虑了一下,从道义上来说,她是应该去看的,不管当初小江琬在农户江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总归人家将她养大了,照世人的眼光来看,江琬就应该对他们留一份感念,但江琬有着小原主的记忆,却是实实在在知道,小原主在这家中曾经过的是怎样可怕的日子,挨饿是常态,做牛做马是应当,至于挨打,那更是家常便饭,她根本就没有被当人对待,否则她也不会在常年的虐待中养成那样怯懦的性子,甚至,要不是清平伯府的人在这一年的秋天寻了过来,小原主可能当时就被养父母卖给鳏夫做填房了,可即便清平伯府的人寻过来了,结果又怎样呢?小江琬没有等来她想望中的光明,等到的终究只是另一条死路,如今的江琬又有什么资格代她一笑泯恩仇,然后还顶着楚王妃的身份去给那对夫妇做脸?不去主动报复,已经是她对这所谓养育之恩的最大容忍。

倒不是她贪恋王府里的惬意富贵,只是听慕九昱说起三公主赌气发疯,竟要联合亲友为难硕王府,硕老亲王年迈孤苦,儿孙死的只剩下外孙女苏静仪,虽说苏静仪做的恶事确实该有恶果,可这恶果若是结到硕老亲王头上,那她司青儿还真有些难受,说到底,苏静仪所做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冤有头债有主,她觉得还是得为此做些什么,老亲王说了,静仪的心思若不能改,就是将她关一辈子当花瓶养,也不会再让她出门,只是,咱们这里不追究毒害之事,慕芷安却不是个好答对的性子,慕九昱的无奈,溢于言表,司青儿看在眼里,也是连连沉叹,先回京吧。我以我这辈子所学到的所有东西,让所有的成员们和我一起结了一个阵,这个阵的名字叫有死无生阵,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当我使用它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生路,但是它们也别想活,战斗开始,我手中拿着笔记录下这最后一句话,后来的人啊,如果你看到这本日记,请探索这片海域吧,只要口中虔诚的呼唤归墟的名字,周围的大海就不会伤害到你,我合上了日记,突然想起部长所说的一句话,人类无法忘记历史遗留下来的悲痛,那是永远无法忘怀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要让悲痛成为历史,现在我明白了,该轮到我成为历史,归墟……战无不胜,内容到这里就已经全部结束,后面空空如也,只剩下白纸,戴尔将手中的书合上,脸色非常的复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高斯特深吸了一口气,来到船舰的围栏旁,盯着下方壮阔的大海,你要干什么

戴尔继续往下面翻着,之后的就是一些日常的记录,包括一些归墟运行还有其他的日常事务,但是两人都没有任何放松,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每一个字,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被疏忽的细节,还好这本书的记录非常的简洁明了,每一篇的篇幅并不是特别的多,所以他们看的速度也非常快,两人安静异常,只剩下哗哗的翻书声,就在这个时候,戴尔突然间停顿下来,将目光看向其中的一页,高斯特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之色,归墟分部……没了?别吵,继续看,戴尔也非常的震惊,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阅读这一页的内容,裂缝已经越来越大,怪物也越来越多,我已经有一些力所不及,我知道,现在世界各处都在出现各种各样的战斗,不仅仅是我们这里,包括风雪使、残身使、灵剑使等等,归墟十二使都已经陷入了无法想象的僵局。只是,想到司青儿要见苏静仪,他还是……打心眼里别扭,普天之下,他的女人只有他能爱,其他人,哪怕是皇帝,也只能仰视他的女人,而不是夸夸其谈,说什么心心相印天缘知己,与她叙旧不是不行,叫她远远站着,不许靠近,司青儿原也是这么想的,她也怕苏静仪疯起来跟她哭天抹泪,跟她拉手拽袖子抱大.腿啊,干净利索的应了慕九昱的话,司青儿便倚着软垫闭目补眠,马车晃晃荡荡的回了叔王府门前,她才恍然醒来,并暗暗苦笑,这传说中的早孕贪睡也太可怕了,随时随地都能睡得着啊,王爷,王府门前,先一步回来的穷奇,没等慕九昱下车,便凑一步上前,并附在慕九昱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高斯特突然睁开眼睛,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动作,只见高斯特跪倒在地,对着面前的海洋磕了一个头,高斯特低声道:后人高斯特,想要见证这段尘封的历史,希望前人能够答应,说完,高斯特站了起来,对着下方的海域纵身一跃,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他们纷纷来到了围栏前,想象之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了让他们惊讶的一幕,高斯特悬停于海面之上,那蔚蓝的海水竟然浮了上来,将他的双腿托住,好像对他非常亲昵似的,戴尔也看见了这一幕,眼中除了震惊,就只剩下震惊,高斯特弯下腰,出了一口气,道:请前辈大开道路,让晚辈看看,随着他说完这句话,更加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而且我也没见过谁敢反驳他的话,父亲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只准倾听,而对他的命令,也只有遵命和服从……她越说声音越小,海伦露出惊叹的表情:听起来你很敬畏他,朱莉娅摇了摇脑袋,将遥远身影甩出自己的思绪:是的,而且主要是畏惧,朱莉娅说道:所以我虽然觉得布里格可能不会特别想为难我,但他肯定是在父亲命令下来的,而且他比谁都要尊敬父亲,海伦说道:你刚刚说道他也怕你父亲,朱莉娅点了点头:当然,但是他比起畏惧,我觉得他的尊敬要多点,父亲的每句话他都会全力执行,而真正决定他会怎么对待我的就是父亲的说辞,如果他告诉布里格必需将自己带回去的话,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但就算这样,海伦姐姐……怎么了?海伦双眸温柔地望着她,朱莉娅压低了声音:我也不想回去,无论如何……她都想活下去。

身为阵法使的我,同为归虚十二使,我也没办法向他们求助,毕竟大家都已经陷入危险,我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让这处分部保留下来,这是一段历史,一段让归墟警惕的历史,我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后人瞻仰,而是需要让成员们引起警惕,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但是上面的内容信息量非常大,继续,他有一种感觉,他们两个现在就好像是历史的见证者一样,正在见证一段悠久而被人遗忘的历史,一个神奇的组织,从未被人提起过的组织,曾经与怪物奋战的组织,高斯特完全不敢想象,在过去的某个时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戴尔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面翻,它们终于来了,冲破了所有的裂缝,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它不同于江琬之前学过的踏波行,踏波行更重轻身奔袭,用来赶路非常绝妙,可要说到战斗中的出其不意,却又远远比不上咫尺天涯了,江琬细细体悟咫尺天涯的种种奥妙法门,一时心神俱醉,她这还是第一次在签到中签出身法,通州,通州可真是个妙处啊,。

我以我这辈子所学到的所有东西,让所有的成员们和我一起结了一个阵,这个阵的名字叫有死无生阵,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当我使用它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生路,但是它们也别想活,战斗开始,我手中拿着笔记录下这最后一句话,后来的人啊,如果你看到这本日记,请探索这片海域吧,只要口中虔诚的呼唤归墟的名字,周围的大海就不会伤害到你,我合上了日记,突然想起部长所说的一句话,人类无法忘记历史遗留下来的悲痛,那是永远无法忘怀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要让悲痛成为历史,现在我明白了,该轮到我成为历史,归墟……战无不胜,内容到这里就已经全部结束,后面空空如也,只剩下白纸,戴尔将手中的书合上,脸色非常的复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高斯特深吸了一口气,来到船舰的围栏旁,盯着下方壮阔的大海,你要干什么戴尔见到高斯特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上前两步拉住高斯特的胳膊,道:只是一本日记,我们没办法确定它的真伪,等到我确定之后,我们再行动如何?高斯特转过头来,道:既然是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的分部一定建立在海域的最底层,那是人类科技很难达到的地方,就算能够达到,你认为能找得到吗?戴尔一愣,是啊,能找得到吗?如果能找得到的话,又怎么可能是这个神秘组织的做法呢?但是……心怀虔诚,口中说着归墟的名字,就真的能够得到大海的认可吗?这个理由无论如何都非常的离谱,戴尔显得很犹豫,我信,戴尔诧异的道:为什么?据他的了解,高斯特将军可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为什么会突然间这么疯狂,高斯特认真的道:这种箱子,这种锁,而且还有最把三叉戟,无论是材质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都不是我们的科技所能做的出来,就这一点我就相信,而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不可能骗我,戴尔松开手,道:如果出现危险,第一时间呼救,我会保护你的安全,高斯特点了点头,凝视着下方的大海,心中呼喊着归墟的名字,他仿佛一个朝圣的使徒,将双手放在胸口,双目紧闭,头微微低下,模样虔诚而又神圣,周围的士兵见到自己的将军做出这种动作之后,纷纷露出疑惑之色,他们听不清两人的交流,但是能够看出他们对下方的海域非常的重视。

过了巴州以后,下一站,他们就该过通州了,通州,这是江琬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故事起源的地方,原主小江琬就是在通州乡下长大的,兴平县的小庄子里,就住着小江琬的养父母,而江琬真正的祖母,还在巴州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生活着呢,其实,过巴州的时候江琬有想过是不是要多停留几日,就着来巴州的机会也探寻一番亲祖母尹氏的下落,但秦夙的真气浮动得厉害,江琬便到底只能先按捺住这个想法,他们还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行军到晴洲,秦夙这边耽误不起,但到了通州的时候,秦夙却还是主动问江琬:琬琬,兴平县,你要去一趟吗?这是问江琬要不要回去看一看她的养父母呢,江琬在通州乡下长大这个事情早已不是秘密,秦夙自然也知道。罗恩让我看着你们三个,乖乖地在这里待好,还有你,朱莉娅,你的兄长刚刚来了,海伦微微皱眉,虽然现在朱莉娅已经没有必要伪装了,吸血鬼的这句话被温妮听到了也无所谓,但这样的行为明显没有考虑到罗恩的意志,但是他毕竟不是罗恩真正的下属,自己也没法怎么说他,忽然,海伦意识到自己竟然正在对一位吸血鬼感到不满,你说我的哥哥?朱莉娅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是布里格吗?巴鲁克对她点了点头:他是这么自称的,温妮此刻正躲在这间宽敞到足够四五个人起居的房间角落里,虽然她是位平民,但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两位吸血鬼也没什么恐惧,但她也没有思考这个问题,海伦收回看向温妮的眼神:是罗恩大人吩咐你来跟我们说这些的吗?巴鲁克神情傲慢地说道:没有,你想说什么?海伦指了指门口:你可以去那里站在吗,可以看着整个房间,他面露怒意,看向了海伦,但是海伦直接对上了他的目光,神色淡漠地看着他,就像巴鲁克只是她能随意呼来呼去的仆人。

他想起了这女人的老师是罗恩,巴鲁克撂下了句话:我会和你老师说这件事的,海伦重新看向朱莉娅,语气温和地问道:你能跟我说下布里格的事情吗?朱莉娅的神色有些复杂:他平常其实对我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比我的另一位兄弟要好多了,而且布里格一直和诺曼有些不对付,谁都知道他讨厌自己的弟弟,但是既然他来了,肯定是想带我回去……海伦接着说道:而你不想回去,朱莉娅神情低落地点了点头:但是他也是父亲最信任的手下,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听诺曼提到过几次布里格曾经搞定了些很麻烦的家伙,诺曼其实暗地里很怕他,海伦感觉自己已经离答案很近了:你不想回去,是因为布里格吗?朱莉娅连连摇头:当然不是,布里格是个好人,诺曼会经常杀死不听话的侍女,折磨血食取乐,但我没听过他无缘无故杀死谁,如果领地里只有他,也许回去也没那么糟糕,朱莉娅没有说的是,比起抗拒回去的情绪,真正让她决定留在这里的,其实还是罗恩,她还记得那个男人走入火海时的身影,还有他面对自己问题时的神色,而现在朱莉娅想要知道,罗恩留在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也许她还能再学到什么我以我这辈子所学到的所有东西,让所有的成员们和我一起结了一个阵,这个阵的名字叫有死无生阵,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当我使用它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生路,但是它们也别想活,战斗开始,我手中拿着笔记录下这最后一句话,后来的人啊,如果你看到这本日记,请探索这片海域吧,只要口中虔诚的呼唤归墟的名字,周围的大海就不会伤害到你,我合上了日记,突然想起部长所说的一句话,人类无法忘记历史遗留下来的悲痛,那是永远无法忘怀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要让悲痛成为历史,现在我明白了,该轮到我成为历史,归墟……战无不胜,内容到这里就已经全部结束,后面空空如也,只剩下白纸,戴尔将手中的书合上,脸色非常的复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高斯特深吸了一口气,来到船舰的围栏旁,盯着下方壮阔的大海,你要干什么

身为阵法使的我,同为归虚十二使,我也没办法向他们求助,毕竟大家都已经陷入危险,我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让这处分部保留下来,这是一段历史,一段让归墟警惕的历史,我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后人瞻仰,而是需要让成员们引起警惕,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但是上面的内容信息量非常大,继续,他有一种感觉,他们两个现在就好像是历史的见证者一样,正在见证一段悠久而被人遗忘的历史,一个神奇的组织,从未被人提起过的组织,曾经与怪物奋战的组织,高斯特完全不敢想象,在过去的某个时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戴尔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面翻,它们终于来了,冲破了所有的裂缝,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秦夙不提回京的事,这个也是跟江琬商量过的,商讨中,两人一致认定不能给永熙帝开这个口子,因为秦夙和江琬刚刚立了逼退天狼军的大功,有此大功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合适理由的话,永熙帝是不可能随便动秦夙和江琬的,注意,这个前提是:没有合适的理由,所以秦夙不能给他理由,包括回京之事,也是如此,当然,生辰贺礼还是得送,连这个都不送的话,秦夙真能被言官们弹劾死,到那时,他立了再大的功也没用,一个敢明目张胆对君父不敬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立足之地的,总之,秦夙这边行程不变,江琬继续签到。

倒不是她贪恋王府里的惬意富贵,只是听慕九昱说起三公主赌气发疯,竟要联合亲友为难硕王府,硕老亲王年迈孤苦,儿孙死的只剩下外孙女苏静仪,虽说苏静仪做的恶事确实该有恶果,可这恶果若是结到硕老亲王头上,那她司青儿还真有些难受,说到底,苏静仪所做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冤有头债有主,她觉得还是得为此做些什么,老亲王说了,静仪的心思若不能改,就是将她关一辈子当花瓶养,也不会再让她出门,只是,咱们这里不追究毒害之事,慕芷安却不是个好答对的性子,慕九昱的无奈,溢于言表,司青儿看在眼里,也是连连沉叹,先回京吧。戴尔继续往下面翻着,之后的就是一些日常的记录,包括一些归墟运行还有其他的日常事务,但是两人都没有任何放松,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每一个字,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被疏忽的细节,还好这本书的记录非常的简洁明了,每一篇的篇幅并不是特别的多,所以他们看的速度也非常快,两人安静异常,只剩下哗哗的翻书声,就在这个时候,戴尔突然间停顿下来,将目光看向其中的一页,高斯特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之色,归墟分部……没了?别吵,继续看,戴尔也非常的震惊,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阅读这一页的内容,裂缝已经越来越大,怪物也越来越多,我已经有一些力所不及,我知道,现在世界各处都在出现各种各样的战斗,不仅仅是我们这里,包括风雪使、残身使、灵剑使等等,归墟十二使都已经陷入了无法想象的僵局。

身为阵法使的我,同为归虚十二使,我也没办法向他们求助,毕竟大家都已经陷入危险,我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让这处分部保留下来,这是一段历史,一段让归墟警惕的历史,我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后人瞻仰,而是需要让成员们引起警惕,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但是上面的内容信息量非常大,继续,他有一种感觉,他们两个现在就好像是历史的见证者一样,正在见证一段悠久而被人遗忘的历史,一个神奇的组织,从未被人提起过的组织,曾经与怪物奋战的组织,高斯特完全不敢想象,在过去的某个时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戴尔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面翻,它们终于来了,冲破了所有的裂缝,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身为阵法使的我,同为归虚十二使,我也没办法向他们求助,毕竟大家都已经陷入危险,我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让这处分部保留下来,这是一段历史,一段让归墟警惕的历史,我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后人瞻仰,而是需要让成员们引起警惕,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但是上面的内容信息量非常大,继续,他有一种感觉,他们两个现在就好像是历史的见证者一样,正在见证一段悠久而被人遗忘的历史,一个神奇的组织,从未被人提起过的组织,曾经与怪物奋战的组织,高斯特完全不敢想象,在过去的某个时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戴尔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面翻,它们终于来了,冲破了所有的裂缝,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