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叶飘!难道你们忘记了我会易容术?”“操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刀子,兄弟们,废了他!我殿后!”

刹那间,无数老拳重脚雨点般倾泄在花弄影的身上。最让漫漫变傻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出口的设计非常精巧,而且利用了周围的大树和黑夜对视觉的影响以及周围建筑物排放的角度等混合因素,造成了眼睛视线之外的绝对盲点。只有走到头的时候,才能看见它。

这时候叶飘见很多人都已随着花弄影开始向下潜水了,也有样学样,深吸了一口气,拉紧身旁秋寒香的手就扎了下去。“你们个屁!”叶飘骂了一句,但却不在暴跳如雷了。因为他深深地知道对付眼前这帮淫荡们,就算发怒也没有用的,经过了这么多天的观察总结,叶飘觉得只有比他们更淫荡,才能完全压得住他们。于是叶飘笑眯眯的说:“看着帮内的兄弟姐妹们如此活跃,身为帮主的我,还真他妈的是欣慰啊。既然大家精力如此旺盛,回头俺们就组个帮内PK大奖赛,嗯,第一名不但可以得到帮主我的亲笔签名,还可以得到和我们帮内的首席美女湘芸姐姐第一次亲密接触、共进晚餐的机会。请牢记嗯…最后补充一点,如果你们真能让湘芸姐姐爱上你们的话…晚上九点以后,可以去生产部那里领取‘叶飘牌’避孕套一盒…”

“看什么?”风华插了一句。“……”

“…”所以叶飘这一冲出,就连已方的人都长大了嘴巴。

这对其他高手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伤害。叶飘大笑道:“想不到独步兄还是如此诗情画意的一个人,将来谁要是嫁给你,可当真是洪福齐天!”

胖子叹了口气,心悦诚服的道:“果然厉害!”孟奇勇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看着粗犷男,在半空中扬了扬手。

自己这边二十多个人呢,怕什么?“我就不信,你叶飘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人人都会抢着跟在你屁股后面!”剑十三一边说着,一边又慢慢靠了过去。

“砰!”地斩沉默良久,终于情不自禁放开了他,道:“好!你走!倘若你真的走,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

“不,我不走!”秋寒香深深地看着他,道:“剑十三不敢把我怎么样的!让我留在这里。”除了叶飘之外,风华等人俱都没有动手。

叶飘却仿佛看得呆了。看小说我就去恍如不闻。为什么人总要等到最后的关头,才会领悟?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