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神秘人步步紧逼,马上便要进入他施展魔法反击的底线距离时,格里斯突然道:“等一下,我有话说。”守护魔法,隶属于防御魔法,却又别于只防御不反击的特点,在吸附对方进攻的同时,会让对手因深陷其中,难以脱身,那时便会改守为攻,虽然杀伤力较弱,在某种程度上却可以反应一个魔法师的修为如何。

良久,格里斯才道:“我可以杀了你,但你不觉得就这样死去太窝囊了吗?”果然,亚瑟见格里斯有闪躲的迹象,心中莫名一喜,收回的魔杖顺势剌向地面,与此同时高声吟唱道:“沉睡地下的泉水,涌动吧,如花儿般绽放,在冰雪中化做无坚不摧的冰矛,出现吧,玄冰阵……”

“珍重,希望你们能扎根于此。”格里斯心中祝福道。樱花怔了下,这个问题她回答不出来,喜欢一个人,有时是不需要理由的。

不死尸停住了,也如其他人般凝视着光影中的女孩,眼神中的杀机缓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无法形容的悲哀,却又突然间隐去,复又射出残忍的杀机,低吼着右手一摆,地上的铁链便跃起甩了过去。中,构成马厩的那些木桩不堪重负,几欲倾倒。

小径深深,幽暗有加,一路行来颇感舒意,阳光无法触及,风也从头顶抚过,聆听着身边万千草茎在风中的轻轻磨擦声,格里斯心中一片平和,暗道:“恶魔草原也有自己宁静的一面,就算草原精灵放弃了她,可这仍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如果任由兽人践踏,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唉,我定不会坐视不理。”第一个看到里面有何方神圣,将躲在暗处不敢识人的神秘魔法师揪出来。可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却让她们面

狼牙心知格里斯在督促自己,情急之下,号角声越发急切了。“声东击西,该死的弗得。”格里斯心中诅骂着,无奈下折返,向板斧奔去。

格里斯怔了下,明白板斧意所何指了,低声道:“请给我点时间好吗?然后我们就去追捕弗得,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这个邪恶的家伙走向毁灭的。”“不,不,我要杀了弗得,阿鲁团长,你一定知道什么的,告诉我。”安娜泣道。

“这么说,那消息是真的了?太好了,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长老面带欣慰,回身对数不清的精灵纵声道:“精灵族的后代们,感谢伟大的精灵神,我们的愿望终于成实了,‘极静森林’从封印中解脱出来了,欢呼吧……”“你这是做梦,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的。”

便掉进齐胸深的裂缝中,动弹不得。死亡,是一件神圣的事情,身为魔法师,就要死在自己所热爱的魔法中。最初选择火系魔法,便是相中了那炙热可融化一切的火焰,在熊熊烈焰中燃烧自己,那将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离去,格里斯无比的期待。

“吱……”蹲下身,对那人道:“嗨,你听说前一段时间发生在香茵小镇的惨案吗?扎吉和他的‘血风’暗黑佣兵团被屠

眼前这七个高年级学生,是艾法尔魔法学院两伙‘无法无天’家伙,身为咫尺之遥的酒吧老板怎么会不清楚他们的来历呢,见他们脸上的表情,心知那人一定大有来头,继续道:“对,他就叫格里斯,你们绝不会相信他有多厉害,手中的魔杖就在地面轻点了下,地上就留下了一个痕迹,不信的话,可以看下门前……”“是你?该死的杂种,我会杀了你的……”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