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闷哼了声,消失了。克拉姆茫然道:“什么?什么事情?我告诉谁了?”

“嗯……”后脑勺支吾了一声,又趴在了桌子上,沉沉睡去。后脑勺警惕的打量了下酒吧里,低声道:“乔恩老大,我的计划已经过深思熟虑,一定可行的,不过现在我需要一些极为特殊的材料才可以,你能找到吗?”

后脑勺一怔,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正侵犯着阿瑞,赶紧尴尬的松开手,讪讪的解释:“当然了,做魔法卷轴是我的强项,很少有人可以比过我的……哦,对了,我们还是快点干活吧,不然下午就没时间了。”跑到吧台的后脑勺,对忙着倒酒的笛儿说:“哎,笛儿,今晚不能请你吃饭了,我要跟会长回家,明天中午好不好?”

两人反应大同小异,让后脑勺好笑之余,也感到一丝酸楚,道:“老师,阿瑞,你们都意会错了,我只是想用火儿身上生生不息的火焰,来引导一个特殊的魔法而已,唉,阿瑞,你不想看着这个骑士死去是吧,别在犹豫了,把火儿叫出来吧。”来前,后脑勺已经将骑士团参加行动的事情给大家讲明了,由于与骑士团有不愉快的冲突,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在看到阿鲁,贝克等骑士身影时,笑成了一团,不为别的,只为偷了他们的马而已。

就这样,后脑勺第一次在上课时间,非自愿的离开了教室。每天一个魔法卷轴,虽然不是阿瑞的极限了,但却是后脑勺心理能接受的底限,他再也不想看到阿瑞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了,那比杀了他还要难过,他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平凡的女孩。

“好,好,改天一定拜会谢非尔会长大人,如此,那我就告辞了。”胖子一脸焦急的说。“笛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后脑勺头‘嗡’的一声,炸了。

“当然,我们是谁呀。”“威,我们不应该来这的,无论是谁胜了,都与我们无关的。”

安娜醒悟,悔道:“哼,那下次好了。”“嗨,后脑勺,好久不见了,你现在可是学院里的名人了……”

小混混们的催促,让后脑勺甚是为难,苦着脸解释道:“几位老大,对不起,我……我没有钱,怎么办?”“惨了,这原来全是安娜搞的鬼,我……我……”后脑勺彻底觉悟了。

果然,队伍再次动了起来,目的地就是那地高地。谢非尔会长的话,让后脑勺吃了一惊,赶紧偷眼看了下他的脸色,见谢非尔会长脸上并无不愉之色,心里的担心才隐去,小心的应付道:“会长,小的说的是真话,要是您的为人不好,那他们干嘛见了您那么热情?您说是吧。”

圣金叹道:“年轻人,你不用如此担心,担心的应该是那条龙才对,封印你本身的魔法能量,已经让他甚是吃力了,那里还敢再让外来的魔法能量继续给自己施加压力,这也就是你在受到魔法攻击之后,为什么可以马上使用魔法,而过后,你又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的原因了。”克拉姆有些恼怒了,骂道:“臭小子,不管发生过什么事,你必须要为你所做的事情负责任,若你还是个男人的话,明白吗?”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