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斯说完便跑进马厩中,盛放杂物的房间中一阵翻腾,找了条旧毛毯裹在身上,这才一脸无奈的走出。这时,雾气,在微风的吹抚下,缓缓散去。周围的景物逐一显现,井缘,在一股巨力下被撕裂,无尽的裂纹向外辐射而去,地面泥泞不堪,不远处还有被抛出的石块。“不要过来,我要使用魔法了……”

“恕不远送。”格里斯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魔法屏障的升起,令格里斯内心极度不安,是因为学院的老师在抢救无效后才被迫做出的决定,那结果可想而知,中毒的师生命不久矣。怀着深深的歉意,格里斯奔出了小楼,向礼堂方向张望,却见那里人影绰绰,不知情况如何,忙跑了过去。

年轻魔法师,却一夜未合眼,只是轻轻抚触着手中的项链,心中久久不能平静。第446-450章

“知道了,你们以为我想被我老爸关起来吗?”“这有什么?无非是一个秘密而已,迟早要曝光的,只是我没成功而已,嘿嘿……”明斯兰低吟着,神情恢复冷漠,傲然向前走过去,抓起桌上的匕首便在腕上划了道口子,冷笑着将血滴入圣杯中。

身后响起了山地巨人不安的咆哮,手中的巨棒扬起迎向了铁链,一声巨响过后,巨棒被铁链死死死的缠住。意外的是,以山地巨人的力量,竟未能将巨棒收回,而是被绷直的铁链向处拖去,大惊失色下的山地巨人只得松开了手,任由不死尸将自己武器夺走,就连手中持着的火烛也在拉拽中掉落在地下熄灭了。突然,阳光隐没了,空中泛起无边的火影,就似天空在燃烧一般。

其实,樱花无需再行召唤,失去主人踪迹的冰蚺一直也在寻找着她,靠着蛇类无与伦比的敏锐感觉与嗅觉,冰蚺轻而易举的寻到了樱花留下的气息,一路跟踪过来,只是它的行动有些过于隐秘,在樱花与弗得照面后,冰蚺就已经到达了室外,只是感觉到从门内透出的邪恶气息,未敢深入,在格里斯缓步而出后,感觉没有危险的它悄无声息的游了进去。“就是这挂项链……”樱花抬手项链从手中垂下。

“哈哈……”奥蕾低吟着,神情有了令人惊异的变化,手指轻弹间,那张令格林闻风丧胆的绿色魔弓出现掌中,眼神再不是那个为见哥哥而哭鼻子的女孩,而是一个坚强的战士。这时,格里斯才意识到,以板斧的狂暴为何会潜意识的惧怕奥蕾,这前后的转变便是答案,带有精灵神的魔法气息,令所有人不敢提以轻心,因为那将是致命的错误。

回想起得兰的恐怖,格里斯苦笑道:“朋友,不要责备自己,这是战术的需要,在与得兰的对峙中,人数“来吧,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要死就死在这里,哈哈……”感觉到身后地火喷涌,那火烧火燎的疼痛,让得兰反而有些得意,巨嘴中发出嘲弄的声音。

“啊,这么恐怖,怎么办?”格里斯痛苦的抬起头,嘶声道:“不,我不让她死,如果有可能,我愿用我的命与她互换,先贤求您了,我知道您一定知道如何救她的,求您了,我可以答应您任何的要求。”

将商队,佣兵,军队源源不断的送往各地,同样也有可能成为加里纳帝国入侵时的捷径,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格里斯本想跟上去看热闹的,怎奈已经答应了艾亚,便趁此良机也跟了出来,几个转弯便消失在密如蛛网般的街道中。让格里斯想不到的是,一直冷眼旁观的樱花竟然没有理会杰明特与威等人,暗中跟了上来。

若大的广场,只有一个人持剑立在那里,在他的脚下躺满了加里纳的骑士,而他的身上也布满了伤痕,血染衣甲,尽管如此,他仍站得笔直,手中的剑身上依然有冷冷的冰焰泛起,打量着身边的敌人,眼中没有一丝的惧意。城主苦笑了下,道:“说实在的,我并不是真的以为凭他们那几个人便可以击退敌军,可是据传闻而言,那个叫格里斯的魔法师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也许他能成功也说不定,好了,传我的命令,派出一支骑士团跟随传承之队,见机行事,其他各部驻守城池,就这么定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淮南子全面阅读网 hnzyqm.com All Rights Reserved.